4.5.16

這些年, 電影中的廣東歌



當陳小春在電影《樹大招風》大聲唱着《怎麼捨得你》,我意會到選曲之妙——這歌對上一次出現,必數許志安選擇在《中國之星》裏選了它作參賽歌曲,而被崔健質問香港是否沒有年輕一點的歌去代表香港樂壇了?

《怎麼捨得你》為張學友一九九七年的作品。結合崔健事件及《樹大招風》的文本,就是中港對九七年的不同解讀。崔健當時是替香港急了,問許志安你們有沒有更新的代表作嗎?香港人卻安於承認自己是凝固在一九九七年。推薦許志安的林憶蓮這樣答的:這是香港人即使現在聽,還是很感動的一首歌。

「怎麼捨得你」的九七氣息

這次風波急速變了中港矛盾,雖然其實只是剪接出來的戲劇效果,卻不無反映「一國兩制」對香港流行文化的感覺落差。導演選了此曲給陳小春飾演的卓子強,他是想把回歸典禮給炸了,但連「合伙人」還未見面,就已被武警捉了。一個連香港皇家警察拿他沒法子的人,因為看不起大陸的大賊(對比他一直尋找的香港賊王),然後撞到一個大陸的村姑娘(對比他一直綁架的大富翁),就被遞個正着。遊戲規則都變了,還在說香港人是否不爭氣,公不公平?國內音樂人崔健還在說當下,說未來,卓子強、許志安、林憶蓮只有過去了。

《樹大招風》的片尾曲《讓一切隨風》故然有精闢之處——那句「你似北風吹走我夢」呼應着整齣電影描述香港面臨回歸的唏噓之情。而《怎麼捨得你》則像對卓子強的一個預言:不捨得的除了是沒及發生的三人會,還有一絲絲一點點燒燬憶記╱一幅幅一聲聲又復燃起╱怎麼捨得你」,那個沒有內地干涉他的時代,一過邊境,靈活的身手和小聰明,都再沒用處。《樹大招風》以犯罪去作生存之道的比喻,《怎麼捨得你》則是對舊香港簡單生存之道的不捨。

港外電影裡的廣東歌
崔健的質問可延伸至去年一套大陸電影《港囧》。導演徐崢為內地人, 來港拍攝,且用了大量粵語老歌,除了有張學友、譚詠麟、張國榮等的歌曲, 還有葉麗儀、葉振棠、陳百強,名副其實是廣東話串燒。電影讓人看到內地人對香港流行曲之愛,教人更明白崔健的愛之深、責之切。

這電影同樣反映到內地人與香港人對「懷舊金曲」的分別,《港囧》因應劇情的情緒,重播着自己所體驗過的歌曲(如劇情中主角要尋回初戀一樣),如《我的少女時代》般,
是大包圍式的懷舊,對整個年代的氛圍作一個重現。《樹大招風》雖同是挪用歌詞,但已不是純粹播歌,而是選以逝去情感作主題的歌曲,且不以原版呈現,不是演員歌唱,就是另找歌手演唱,抒發着香港單一的、今天的情感。

二○一四年《金雞sss》,鄭中基與王菀之合唱《人若然忘記了愛》去講二人決意不失去「自己」;二○一五年《全力扣殺》,鄭伊健清唱《奮鬥》去勉勵何超儀要堅持尋回自己。香港電影裏的舊歌瀰漫着「時代過去,但要捉緊自己」的感觸,絕對是選擇式懷舊。





香港的選擇性懷舊
這種情緒在二○一六年周星馳電影《美人魚》更見明顯。大陸演員、大陸場景、大陸故事,用的卻是繁體字的燈箱,廣東話的舊歌——《世間始終你好》。星爺北上賺錢,而且相當成功,不像《樹大招風》裏的人物,但他證明自己駕馭到新的遊戲規則同時,仍不忘在細節中宣告,舊的香港,如這首歌,如電影中那根雞髀,才是他最掛念的事情。

上月黃耀明舉行《美麗的呼聲》演唱會,在這個歷史關口,重唱亞視劇集的主題曲,其中包括周星馳當年的《星仔走天涯》。黃耀明說是送給北上成功的周星馳,但與其說要提醒周星馳香港的美好(黃耀明語),不如說是集體去懷緬如童年般的那個時代。這曲找爸爸,如今香港找到阿爺,卻盡是坎坷之情。香港人如今沒有新經典,沒有新代表,文化至政治都卡在這一刻,外人替香港乾急,本地人卻不是這樣想。黃偉文代言創作人,在演唱會中這樣回應:當一天世界不需要廣東歌時,我們還是可以搭個戲棚,如現在老人家在一角欣賞粵曲一樣,繼續陶醉在我們認為最好的東西裏。這與林憶蓮及許志安的答案差不多。

這種感覺,如像《美人魚》男女主愛擦着火花的那一剎那,二人大聲合唱《世間始終你好》,那場景呼應著鄭和王在《金雞sss》以《人若然忘記了愛》定情一樣——香港創作人看當下的流行文化,大概就是這樣,只要還能開開心心地一起唱,就好了。我不能判斷這是好是壞,但當聽主角們唱着這些歌時,的確十分感動。

No comments: